ag直营:东京奥运会如期举办要迈几道坎

  当地时间3月3日,日本奥运大臣桥本圣子在回答一名议员关于疫情是否会导致东京奥运会取消时,她表示,日本与国际奥委会之间的协议允许东京奥运会在2020年底进行。她的话被外界解读为暗示奥运会可能会推迟至年底。

  然而,为了打消外界疑虑,当地时间3月4日,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表示,“‘取消’和‘推迟’这两个词在今天召开的执委会会议上根本没有被提起过。”“我就不给各种猜测添油加醋了。我们的声明非常清楚,那就是我们都致力于东京奥运会的成功举办。”

  截至3月6日11时,包括“钻石公主”号,日本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达1056例,死亡12例。

  根据国际奥委会与东京都政府签署的《举办城市合同》规定,有理由相信奥运会参赛者安全将严重受到威胁时,国际奥委会有权单独终止合同。所以推迟或取消奥运会的权利归国际奥委会所有,东京奥组委无权推迟或取消。

  首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于1896年举行,而在历史上,夏季奥运会总共被取消过三次,这三次均与战争有关:1916年柏林奥运会(第6届)因一战而停办,1940年奥运会(第12届)和1944年伦敦奥运会(第13届)则因二战被取消。而因传染病、疫情等因素导致夏季奥运会赛事停办尚无先例。

  据ABCNews的消息,东京奥组委新闻办公室通过邮件表示,“针对传染病的对策是我们举办一场安全有保障的比赛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2020年东京奥运会将继续与所有相关组织密切合作,认真监测任何传染病的发生,我们将审查所有相关组织可能需要采取的任何对策。”

  3月3日,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再次发表声明,表达对2020年东京奥运会如期举行的充分承诺。这一承诺是建立在听取世界卫生组织意见的基础上作出的。声明说,一支针对疫情的联合特遣队在今年2月中旬就已成立,成员来自国际奥委会、东京奥组委、日本和东京政府以及世卫组织。

  国际奥委会新闻发言人马克·亚当斯表示,基于现有证据,没有理由更改2020东京奥运会,将按原计划于2020年7月24日至8月9日期间举行。

  桥本圣子在日本国会发言时表示:“主办城市与国际奥委会的协议中规定,国际奥委会只有在东京不能于2020年内举办的情况下才能取消奥运会。日本政府和东京都正在尽全力让奥运会如期举行。”

  今年以来,不论是国际奥委会,还是东京奥委会,或日本政府一直都没松口要停办奥运会,竭力保证奥运会如期举行,原因为何?

  首先,举办奥运会成本高。2012年,英国伦敦奥运会起初的预算是66亿美元,实际花费为200亿美元。2016年巴西里约奥运会预算仅为46亿美元,但实际花费也比预算翻了倍。据《经济学人》报道,1960年以后的奥运会基本都超成本运作,平均支出比预期超179%。

  自2013年东京成为2020奥运会主办城市以来,日本已为这场盛会准备了7年。桥本圣子表示,如果取消奥运会将面临非常高昂的代价。“目前,东京奥运会的最新预算是1.35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73亿元),其中日本政府提供1200亿日元用于建造奥运场馆,300亿日元用于残奥会”。

  据《时代周刊》估算,日本已经为东京奥运会耗资约250亿美元,是最初成本预算的四倍之多。

  资料显示,上一次日本奥运会在1964年举办,当时东京开展了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城市规模扩大,交通网点增多,体育场馆与其他服务设施拔地而起,与之相关的行业强劲发展,制造业、建筑业、服务业、运输和通信行业共同形成了1962年到1964年的“奥林匹克景气”。

  而目前日本经济在低利率的大背景下一直没有起色。据日本内阁发布的数据,2019年四季度,日本实际GDP增速(环比折年率)下降了6.3%,降幅远远大于预期,创下了2014年三季度以来的最大跌幅。2019年全年,日本GDP实际增速为0.7%,与预期的1.1%相比,相差0.4个百分点。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表示,“我想让奥运会成为扫除15年通货紧缩和经济衰退的触发器。”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日本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全国日本经济学会副会长陈子雷此前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奥运会不能顺利举办,对日本无论从政治、经济,还是国际地位上都会有很大的影响。“奥运会对于日本经济周期走势意义重大,日本政府希望通过奥运会摆脱经济下滑的态势。而奥运会一旦取消,‘奥运效应’就会消失。日本从去年10月开始将国内消费税税率从8%上调至10%,导致个人消费滑坡,日本政府希望通过奥运会拉动消费,与此同时,带动国内企业投资和房地产投资。此外,奥运会将吸引一大批海外观众,将提振旅游业收入。但如果奥运会取消,上述愿景将全部成为泡影,日本经济今年或将进入全面衰退”。

  第三,若奥运会停办,国际奥委会也将面临严峻考验。目前,夏季奥运会带来的相关收入仍然是国际奥委会的主流收入。据国际奥委会官网2013年-2016年财报显示,该机构73%收入来自出售转播权,18%来自顶级赞助商,5%来自其他收入,4%来自其他合同权利售卖。90%收入用于办奥运会和体育发展,金额高达50亿美元。除了办奥运,这笔钱还会给到各国/地区和国际体育主管机构,资助全球运动员。例如,里约奥运会时,国际奥委会向各个国际体育机构提供了5.4亿美元,另有5.4亿美元给了各国/地区奥委会。如果停办一届奥运会,将给国际奥委会带来前所未有的经济冲击。

  尽管国际奥委会高级官员迪克·庞德(DickPound)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国际奥委会设立了大约10亿美元的救急基金(为一些必须依赖国际奥委会才能平衡预算的国际运动联盟而建立),但这相比于停办一届夏季奥运会的损失来说,杯水车薪。

  最后,奥运会利益相关方将承受巨大损失。据悉,仅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在东京奥运会的转播权上就花费了14亿美元。此外,数十家赞助商已花费超过30亿美元。若停办,全球保险公司将面临巨额账单,承保成本将高达数十亿美元。据杰富瑞集团(Jefferies)分析师估算,2020年奥运会的保险成本为20亿美元,其中包括电视转播权和赞助,另外还有6亿美元的招待费用。

  历史上,只有1972年的慕尼黑奥运会因奥运村遭遇而被迫暂停了34个小时。

  而此前,桥本圣子表示,日本与国际奥委会之间的协议允许东京奥运会在2020年底进行。那么,奥运会推迟到年底进行会产生哪些影响?

  迪克·庞德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提到,由于奥运会涉及太多利益相关方,奥运延期并非一个简单的时间问题。延期或易地举行奥运会的可行性有待商榷。

  首先,下半年,职业体育赛事的日程表安排紧凑。从10月份开始,北美会陆续举行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NFL)、大学橄榄球、棒球、篮球和曲棍球比赛。欧洲各地也陆续开始举办各种赛事,包括英格兰、西班牙德国法国意大利的足球联赛,还有各种板球和橄榄球联赛。在这样的情况下,运动员和各个国家队或将难以协调奥运会和联赛赛程。

  其次,推迟举办奥运会,对转播商而言同样是一大考验。由于下半年有众多职业赛事转播计划,而且奥运期间的广告时段销售事宜已经基本确定,广播公司将难以接受奥运改期的安排。

  第三,东京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原定举办奥运的七八月份,平均最高气温为30摄氏度左右,最低气温为23摄氏度左右,而到了11月平均最高气温将降到16.7摄氏度,最低气温为9.5摄氏度。低气温对于田径比赛以及一些户外赛事将产生影响。

  事实上,在2016年,巴西里约奥运会也一度因为寨卡疫情肆虐,被要求延期或者停办。

  当时,寨卡疫情蔓延至60多个国家和地区,世界卫生组织也将寨卡病毒传播列为全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与新冠病毒不同的是,寨卡病毒是一种媒介传播的疾病,主要通过蚊虫叮咬传播,也可能通过输血、性行为或者实验室意外暴露等途径传播,最终导致新生儿先天性缺陷。

  当年5月,来自世界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50名医生、科学家和研究员联名向世界卫生组织发出公开信,“以公共健康的名义”呼吁里约奥运会延期、取消或另选举办地。

  但最后,国际奥委会和巴西奥组委根据病毒的控制形势决定如期举行。巴西政府为抗击疫情做了不少努力。里约奥运会前夕,巴西国会参议院紧急拨款1.26亿美元,同时派出了20多万名军人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行动,抗击病毒。在许多奥运选手和媒体入住奥运村和媒体村之后,里约奥组委也定时向村里喷放烟雾驱蚊虫预防寨卡病毒,以保证奥运相关人员不被寨卡病毒感染。

  除了人力地毯式的灭蚊,里约奥运也启用了不少高科技的手段来确保运动员和游客的健康。世界卫生组织提供了一个寨卡APP,可以让人们查询到有关病毒的各种信息。

  在巴西政府的努力下,最终里约奥运会成功对抗了寨卡病毒,运动员中没有出现病例。

  在历史上,除了因为战争取消奥运会外,还有过更换举办地的措施。早在1908年,原定在罗马举办的奥运会因维苏威火山爆发而转移至伦敦举办。

  今年2月,伦敦市长候选人贝利(ShaunBailey)公开表示,伦敦可以举办2020奥运会,我们有设施、有经验。而且新冠疫情暴发,世界需要我们挺身而出。希望国际奥委会可以考虑一下这个提议。但日本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当天就表示,这“不合适”。

  3月3日,据《每日邮报》报道,英国自行车运动协会主席斯蒂芬·帕克(StephenPark)透露,国际奥委会、世界卫生组织和各大体育协会高层曾讨论过,在禁止观众入场的情况下举办东京奥运会的方案。

  如果全球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持续蔓延,空场比赛或许也是东京奥运会的应急选项之一。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sc-good.com/agzhiying/2020/0309/18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