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宫_百度百科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东京宫原本是1942年法国政府为了举办巴黎世界博览会而兴建的一幢宏伟建筑,由于当时面朝的大街叫avenu de Tokyo,故取名为东京宫,二战以后大街改名为avenu de New York,但是东京宫的名字却被保留了下来。

  二战以后的法国艺术,已经很少有人将它与前卫、试验、当代等等这些词汇联系起来了,有些人将昔日的辉煌不再归咎于缺乏一批致力于推荐现代艺术创 作的空间和机构。自60年代以来,在法国文化部的地方分散化政策下,除了巴黎,法国各地包括里昂、马赛尼斯蒙彼利埃等地皆现苗头,暗自竞争,地区美术 馆、私人基金会四处林立,不少机构享誉海外。巴黎依旧是巴黎,但已不是唯我独尊、一枝独秀的时代了,就本身而言,小巴黎地区已经许久没有刺激且令人兴奋的 所谓官方性质的现代艺术中心了。在法国,有成千上万的艺术中心,一般只是法人团体组织的单独展览场所或是某财团旗下的附属艺术机构,不具备官方美术馆 诸如收藏,推广,教育等功能。于是,1999年,法国文化部部长凯瑟令-陶德曼(Catherine Trautmann)决定在小巴黎的繁华地段成立一座专门锁定当代艺术创作路线的现代美术馆,取名“东京宫”,并公开竞标主题方案和第一任馆长职位。艺术 评家尼可拉-布里欧(Nicolas Bourriaud)及策展人杰宏-尚斯(Jerome Sans)联手合作递交了他们的方案,最终二人成为了“东京宫”的首任馆长和灵魂人物。

  设计一新的东京宫总面积20600平方米,艺术中心8700平方米,文化部拨了两千万法朗作为修复改建之用,2002年度又编列了1150万法 郎的预算作为运作经费,此外还有来自私人和企业的700万法郎的捐助。“东京宫”的涉入,对高尚人士居住的优雅的16区近似于一件当代装置作品,一块犹如 闲置的工业地区,会让人会产生一种未完工的错觉。它的设计是由Anne Locaton和Jean-Philippe Vassal二人完成,崇尚简洁明朗,没有任何修饰的痕迹,一切话语权都交给了其中的艺术品。宽大的室内,没有传统博物馆的各个主题馆的区分与隔离,而像 是一张平摊的地图,艺术品零星地布满了整个空间,乍一看很难与传统意义上的美术馆画上等号。回顾开馆时,一贯具有保守倾向的法国艺坛曾对它抱持怀疑态度, 认为其内部整修显得粗糙,外观也有碍观瞻。而后几年围绕着“东京宫”的始终有正、反两种意见,这也反映了法国艺坛在经历转变和过度时期的希冀与焦虑。

  2002年1月22日的开幕展有联展、邀请展、个展、团体进驻展,每位艺术家各显身手,五光十色的表现形态目不暇接,在活泼刺激、声光十足的展 区里,到处都是可听、可看、能摸、能玩的艺术装置。就连布里欧馆长也客串了一把混音D.J,为来宾主持别开生面的电子合成音乐party,瞬间将艺术家和 观众的情绪和气氛引领至最高潮。“东京宫”首日开幕当夜,即有八千专业人士挤进馆内,加上安排的一连串艺术活动、现场表演,往后三日的免费开放,盛况更是 持续升温,对于已然退居幕后的法国巴黎当代艺术界,这座新生的艺术中心无疑激起了新的波澜,亦如激昂的马赛曲,让这座城市重新沸腾。

  “东京宫”的外厅设计得十分摩登而颇具风情,开馆时间从正午一直延续至午夜。书店的墙壁上圈着铁丝网,上面掉坠着各色卡片和明信片,色彩艳丽, 大人小孩,专业非专业人士都喜欢;利用放饮料的大冰柜来摆书、杂志等等,玩味十足;名为Tokyo Eat的餐厅设计得异常奇特,一盏盏如太空飞船般的怪灯从天而降,超越时空,满载寰宇;售票处是一部外卖车,真是异想天开;一旁巨型玻璃上印有不同人种的 面孔,反面则印有不同颜色和款式的内裤,一派令人咋舌的另类时髦。不少旅游者在餐馆和书店拍照留影,似乎这里更像是一块时尚休闲场所。由于众多方面的不同 和创新,各种旅游网都会介绍它的商店、书店以及餐厅,四年来,其参观人数居全欧洲艺术机构之首,流行媒体如《Elle》、《Vogue》、《marie claire》等等都将它纳入报导和追踪范畴。

  东京宫的开放时间是从中午12点到午夜12点,这个计划在刚刚提出时,所有人都很惊讶并不被看好,但事实让一切争论化为啧啧称道。正如尚斯所说 的:“我们想在东京宫里做和其它艺术场所不同的事,艺坛与外界如此隔离是不应该的,我们试图建立真正的桥梁来拓展观众群,开展和他们的对话和交流,但这并 不是取悦大众,我们始终想尝试淡化那种认为视觉艺术难懂、复杂的误解。”确实,“东京宫”拉近了人们与现代艺术的距离,也改变了一部分人的观点,你 可以随意在晚餐后带着朋友或家人来这里参观与游戏,因为“东京宫”还是一个活泼、与大众密切互动的场所。所以尽管夜幕低垂,人群仍排着长队不断涌入“东京 宫”,这预告了东京宫将是以后巴黎甚至欧洲一个年轻的流行乐园。

  东京宫的经营模式和展览理念可以说别出心裁、与众不同,尼可拉-布里欧和杰宏-尚斯高举关系美学的旗帜,提倡交流、对话、开放和互动,强调作品 柔轫性和大众反应性,定期追踪艺术家和艺术事件,整体化讨论和推荐当下的艺术形式,关注现代艺术的走向。在这里,艺术更接近生活,她褪去了被拘泥在象牙塔 里的孤芳自赏,成为最有活力和充满幻想的艺术家们的阵营和实验地。总之,尽可能但绝无卖弄地让人观看艺术活动以及制作进程。

  而后的4年里“东京宫”策划了很多有影响的展览,如“我们的历史”、“转译”等等,曾经做过雨格贡札雷-弗瑞斯特(Dominique Gonzalez-Foerster)、(Pierre Huygh)、帕瑞诺(Philippe Parreno)、魏罕(Xavier Veil-han)等国际知名的法国艺术家的个展。几年来,更是将法国艺术家推广到世界各地,像2005年莫斯科双年展和里昂双年展期间,于法兰克福、格 拉斯哥、米兰等地的艺术巡展;又如法国艺术家撒拉朗格(Bruno Serralongue)在瑞士巴塞尔(Basel)艺术馆的展览,在国内外都反响强烈。同时他们也邀请德国、英国、中国、非洲等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在巴黎 做展览和活动,国籍不是重点,“东京宫”首要关切的是作品,不应该用一个概念来诠释一件作品,在不同展览里使用多样的方式呈现,每次都将有新的意义和与环 境构成的新关系。

  这些选择勾勒出未来几年“东京宫”的工作轴线,他们会与某个艺术家从零开始,然后和他一起发展。被“东京宫”推出的艺术家,透过绘画、录影、照 片、表演或其它媒介来表达,大致描述出一番今日艺术的风景样貌,同时也清晰地呈现了当代艺术的主要议题。“东京宫”的工作方式就像制作一本画册,每次合 作,如同在书中添加一章,作为持续进展计划的一部份。尝试展现艺术家的所有面向,选择不同的艺术家,从每次经验中学到更多,形成不同概念,就是“东京宫” 的策展理念。布什欧和尚斯更是透过策展实践,让法国艺界和国际艺坛保持着密切交流。

  此外东京宫的网站上还设有专门的论坛,欢迎留下不同的“声音”,如果你反对某个展览或是有话要说,可以自由发表,他们会回信。“东京宫”的理念 是永远站在台上,而非幕后,他们的工作总是现身和大众直接接触,希望出现碰撞的火花,若不打破规则,就没有新的可能。经过数年的经营与发展,东京宫也面临 着扩建的问题,蓬皮杜中心计划扩张到东京宫的一些空区内,开设一家分支美术馆。该美术馆原定于2009年开放,如今已经推后两次,推迟到2010年年底。 扩建所需资金将为六千三百万美元,展出法国在世作家的作品。之前的调查似乎已经完成,但是在建筑方面上的却没有任何竞标安排。法国的当代艺术比起法国现代 艺术逊色不少,巴黎国际艺术之都的地位已经被伦敦和纽约两个城市所代替。法国正在为其艺术未来的发展殚精竭虑,东京宫事件无疑是法国当代艺术生态的折射口。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sc-good.com/aomenxinpu_pingtaiyouxiapp/2020/0208/1376.html